大公司的问题正演化成“经济”问题


更多
|2|1


Google在很多创业者眼中正在成为一个“败家子”的角色。Google最近的动作是关掉了Slide,一个它去年夏天花了1.79亿美金的天价买进的社交游戏公司。这家公司买进来之后Google就一直让它自己独立运营着。按理说,Slide应该会发展的非常非常好。因为Google+今年夏天早些时候才刚刚推出,它的目标就是要挑战Facebook,而社交游戏则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而这方面Slide和Google+的关系,则完全可以演变成Zynga和Facebook的关系,它甚至具有比Zynga更强大的潜力。但我们却听到了这个噩耗。

Google越来越像一座围城。被Google收购是很多初创公司的梦想,但被收购的很多公司却又想着摆脱它的魔掌。所以,你会看到那些优秀的创始人们和他们的公司前仆后继的投入Google的怀抱,又看到他们层出不穷的离开Google二次创业。据统计,在最近的三个季度里,Google已经收购了57家公司,但同时也会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关闭6个业务。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失败率?Google这是怎么了?

Eric Schmidt任CEO时,就流传着买来的公司“必死无疑”的说法。因为当时Google有个大权在握的运营委员会,所有的事事无巨细都要由它说了算,所以那些本来就不受重视的,或许在某个领域存在的收购来的小公司和原有的小部门日子自然就不好过了。那么多大事只有三四个人决策,这么屁大点部门,哪有人花时间和精力来管他们。再说了,死了个小部门对于Google这头大象来说,就跟被拔去一根汗毛一般无异。

当Larry Page继位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干掉了这个“万恶”的运营委员会,转过头来把权力下放,形成了Chrome业务、社交业务、移动业务、YouTube和视频业务、搜索业务、广告业务六大业务单元。其目的为的就是让每个业务单元更加专注的做好自己的事。这种思路乍听起来是对上面玩法的改进,但执行起来变得更加糟糕了。

通过这种权力下放,六大核心业务部门都拥有了更大的积极性,在几个核心领域都更加努力求得突破,但对于边缘业务更加忽视。因为这并不会对整个业绩产生大的影响。之前,虽然高层无暇顾及,但终归还算有几个大家长罩着,现在弟兄们分家了,每个人都难免更加功利,家长也不问世事了,这些平日里就苦难重重的小兄弟们不更困难才怪。颇为讽刺的是,这种现象是怎么造成的呢?其恰恰是Android和Youtube这两大业务独立发展,获得了巨大的成功,Page大受鼓舞才决定更加放权的。不过,他总结出来的放权和独立运营的成功经验,可不是万事皆准。或许问题可能正是出在了这里。看似公平的外衣下,更涣散了它的资源聚集能力,让弱者更弱,让强者更强。

Google的这个问题是个结构性的问题,也是个效率性的问题,还是个经济学的问题。当一个公司大到足够形成多个系统的时候,它的管理上就不再是粗放式管理了,也不再是普通的公司管理问题了,而更多的是一个经济学问题。在Google的这个系统里,运营委员会时代类似于典型的凯恩斯主义主导的经济时代,由最高决策机构来干预、调节,这导致的问题其实是违背市场规律、效率低下。而几大业务中心时代又类似于回归到了亚当斯密的古典经济学时代,通过毫无干预的措施让其在市场竞争中自生自灭。站在这个意义上,Google和一个国家、一个经济体没有什么区别。您觉得Google应该像哪个国家、哪个经济体学习?它需要以何种经济政策来缓解现在的局面?

本文为@复制工场供《新领军》杂志专稿,作者呵呵猫原创。如果您觉得本站文章对您有帮助,请点此关注我们新浪微博@复制工场,如果您不想错过更多精彩内容,请通过邮件订阅我们,或通过RSS阅读器订阅我们



0 thoughts on “大公司的问题正演化成“经济”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